新聞詳情

紅木家具價格漲聲不斷

發布日期:2016-10-17 14:11:06

最近,紅木界最熱的焦點就是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第17屆締約國大會(CITES COP17)。這個大會讓多少紅木人徹夜難眠。因為全部黃檀屬、大巴花和刺蝟紫檀被列入附錄二,可以說是將國家標準中的33種紅木一網打盡,而且這些木材的製成品也不會在管製豁免範圍之內。業內評論,這是中國紅木行業一場史無前例的危機。而此時,國內紅木市場又是漲聲一片。

大批紅木都在被禁之列

9月24日在南非約翰內斯堡開啟的CITES COP17,第一星期的會議決定,全部的黃檀屬、大巴花(Bubinga)和刺蝟紫檀(Kosso,African Rosewood)被列入附錄二管製的提議已經獲得委員會通過(位列附錄一的巴西黑黃檀仍保持其瀕危管製位置,不因此調整至附錄二),而且這些木材的製成品也不會在管製豁免範圍之內。

這一決議意味著中國紅木國家標準中的香枝木類(降香黃檀,俗稱海南黃花梨)、黑酸枝木類中的全部八種包括刀狀黑黃檀、黑黃檀、闊葉黃檀、盧氏黑黃檀、東非黑黃檀、巴西黑黃檀(位列附錄一的巴西黑黃檀仍保持其瀕危管製位置)、亞馬孫黃檀、伯利茲黃檀、紅酸枝木類中的全部七種包括巴裏黃檀、賽州黃檀、交趾黃檀、絨毛黃檀、中美洲黃檀、奧氏黃檀、微凹黃檀的國際貿易將全部受到嚴格管製。

刺蝟紫檀作為中國紅木市場上的“銷量之王”,在今年的5月9日列入瀕危附錄三正式生效,導致其進出口業務一度停頓。現在又將其列入瀕危附錄二,意味著其國際貿易將麵臨更加嚴格的管製。

而Bubinga(中國市場俗稱的大巴花)是中國紅木市場最流行的替代用材,也於此次大會上通過了將其列入瀕危附錄二的提案。此次瀕危大會,可以說是將“紅木”一網打盡,將是紅木行業的一場史無前例的危機。國家標準的33種紅木中,市場用量最大的刺蝟紫檀和16種黃檀屬樹種(香枝木、黑酸枝、紅酸枝)列入瀕危附錄二,加上早已列入瀕危附錄二的檀香紫檀(小葉紫檀),意味著紅木國標大勢已去,幾近無木可用。

漏網之魚 緬甸花梨一直在漲

值得慶幸的是,緬甸花梨(俗稱大果紫檀)、越柬紫檀和鳥足紫檀成為漏網之魚,未見提案保護,也就是說東南亞花梨木暫時沒被列入瀕危管製。

“大紅酸枝、緬甸花梨以及紅酸枝價格天天都在漲,不敢囤貨。”紅木商人關先生告訴記者,從年初至今,多種紅木原材持續漲價。“主要是紅木的重要產地東南亞地區限製對中國出口,老撾、越南、緬甸已經實施封關,柬埔寨也減少原木出口,這事已經有好幾年了。”關先生給記者看了一條8月份來自中國家具協會的信息,內容是:“接越南、老撾報關公司通知,凡在老撾、越南已訂購的緬甸花梨木材,必須盡快全部出關,越南政府禁止出口。家協友情提醒已采購的同仁互相轉告以免造成嚴重損失。”

在深圳觀瀾從事紅木原材料生意的王先生說,就在CITES COP17這次的決議出來的一周,國內紅木原材料已經漲了10%,相比一年前漲幅普遍超過30%,最高達到了50%。記者查詢了一下數據,今年以來,尤其是最近幾月,當前紅木行業幾種主要用材,大紅酸枝普通用材年初約15萬元/噸,現在已突破20萬元。好料年初25萬元以上每噸,現在已經超過30萬元,平均漲幅40%。花枝(巴裏黃檀)春節前大料4.5萬元/噸,現約6萬元/噸,普通料3萬元/噸,現在是4.5萬元/噸左右,漲了50%。緬甸花梨小料已從年初1萬元/噸漲到現在1.5萬~1.7萬元/噸,較大規格料已從年初1.8萬元/噸漲到3萬元/噸左右,較之年初漲幅達60%至70%。就連未入紅木國標的非洲花梨,其年初原材料每噸約2500元,現在5000元左右,漲幅100%。

新中式家具趁機翻身

紅木原材料漲價對紅木家具企業影響很大,仙遊以前做大紅酸枝家具的企業有三千家左右,現在隻有四五百家,在廣東江門之前有幾百多家,現在隻剩幾十家,而這種現象在東陽、大湧、大城等紅木家具產地都很常見。

“沒有原材料或者原材料價格太高,一些小廠隻能轉做別的材質的家具。” 雍博堂總經理胡遠廉告訴記者,今年以來,很多紅木家具企業多次給商家發出漲價通知,每次漲幅在3%~10%,相信近期又會提出漲價,預計又是上浮10%左右。“即使終端市場銷售並不理想,但原材料的上漲也迫使廠家不得不漲價,哪怕賣不掉,也不能虧本銷售。”他認為,原材料的奇缺和價格上漲同時也是紅木家具市場蕭條的一個重要原因。而目前,雍博堂也在部分轉攻新中式家具。

華南農業大學教授李凱夫表示:“紅木並非植物學名,中國人自己套在窄小的圈子裏,框定33個樹種,為世界主產國提供了引子,導致原材料受製於人。因此,紅木家具行業必須考慮未來發展方向與定位,開源節流,接納材質依然優秀的更多樹種,產業才有支撐。”

這也是新中式家具逆勢飛揚的一個重要因素,首先在原材料上並沒有受製,然後在設計上繼承了唐代、明清時期家居理念的精華,將其中的經典元素提煉並加以豐富,同時改變原有空間布局中等級、尊卑的封建思想,簡約明了、大方自然,與現代社會年輕群體尚簡尚雅的審美理念相符合,給傳統家居文化注入了時尚、流行的新氣息。沒有刻板卻不失莊重,注重品質但免去了不必要的苛刻,這些構成了新中式風格的獨特魅力,特別是中式風格改變了傳統紅木家具“好看不好用,舒心不舒身”的弊端,加之在不同戶型的居室中布置更加靈活等特點,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